首页 >>游记攻略 >>山海关畅想曲 情系山海关

山海关畅想曲 情系山海关1天
  • 2015年9
  • 秦皇岛
  • 山海关

  山海关,东距沈阳400公里,西距北京300公里。背依险赫的高山,南傍滔滔的渤海。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沿燕山山脉蜿蜒而下,经过角山从这里入海。雄伟的万里长城“天下第一关”就屹立在角山与大海之间,在这里形成了山、海、关浑然一体的布局。如虎踞龙盘,控制着海陆咽喉。《畿辅通志》上称山海关为“长城之枕护燕蓟,为京师屏翰,拥雄关为辽左咽喉”。故素有“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说。

山海关的建筑,颇巨匠心,是罕见的举世奇作。整个布局为四方形,周围约4.3公里,城高14米,厚7米。关城与长城交接处城墙顶宽15米多,可“十人同行,五马并骑”。城四面均有关门,“东曰镇东,西曰迎恩,南曰望洋,北曰威远”。城建有水门3个,居东南、西南、西北三偶,以泄城中积水。城外四周设有护城河,平时泻水,战时防敌。城的四门上各筑有箭楼,如今,南、西、北箭楼均以坍毁,仅东门箭楼(即天下第一关城楼)留存下来,象在与今人倾诉着山海关600多年来的沧桑历史。

                             

山海关关山海,在军事上它成了控制东北和华北的咽喉关隘。从明洪武14年(1381年)建关设防的那一刻起,它就和中华民族的历史结下了不解之缘。明代末年,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在石河子一仗战胜李自成义军,使清兵入主中原,建立了大清王朝。“庚子”之役,八国联军从老龙头登陆,占领山海关,掀开了近代史上的那丧权辱国的一页。1922年,直奉两系军阀在山海关外和石河子开始了军阀混战。1933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山海关,借助地势,企图控制我东北和华北,以实现其“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1945年蒋介石企图通过山海关进兵东北,强占抗日胜利果实,我人们解放军在山海关开展阻击战,彻底打破了蒋介石的阴谋。

 山海关走到今天,它并不轻松,600多年的脚步伴随着600多年的沧桑,向人们昭示着中华民族多灾多难的历史进程,也证明着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如今虽已事过境迁,但当我登临这雄关古塞时,纵观关内关外,犹可想见,当年这古战场上那一幕幕事关中华民族命运的惊心动魄的厮杀征战的场面,不能不使人精神为之振奋、豪气为之一壮、感慨逾越万千,豪情溢满胸怀。 

如今的山海关,虽已失去了它往日的辉煌,但我想每一位到过山海关的人,都无不感受着那早已写进城墙上的每一块砖缝里跃动着的沧桑历史。到山海关来,不是来旅游,而是来凭吊。我想,这可能是大多数游人所始料不及的吧。登上山海关的城墙,那种“念天地之幽幽,独伧然而涕下”的个人情结;那种“愁时如梦梦时愁,角声初到小红楼”的自我聊慰,在此刻变的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又是那样的无聊和虚空。

                             

我是在一个秋阳斜照的午后登上天下第一关的城楼的。沿着那斜长的石阶移步而上时,总感觉脚步是那样的沉重。是啊,长城太古老了,山海关也不年轻。登上城楼,我少了往日的言语,于无语之中用心去体悟这眼前的一切。选择在一个游人稀少的僻静角落,双手托在墙垛上,朝角山方向望去,雄伟的万里长城从自己的脚下向燕山深处蜿蜒而去,象一条精美的丝带捆扎着那本中华民族非凡历史的巨著。北望关外,满目秋色不到尽头,南眺渤海,烟波浩淼无见边垠。山海关那沧桑的一页早已翻过,而如今是多娇的江山,如画的景色。人说“不到长城非好汉”,而长城上这座古老而雄浑的第一关城楼,更为多少英雄豪杰为之折腰。今天来这里凭吊历史,是为了明天的那不能忘却。“朝观沧海日,夕看燕山雨。幼童竟登楼,父老话今昔”。至此,心底里涌起的又是一股浓浓的爱国之情。

追朔山海关的历史,你不能不想到明代开国功臣—-中山王徐达。此次登临“天下第一关”。在历届山海关总兵的雕塑中,我看到了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中山王徐达的雕象。

徐达,今安徽风阳人,为朱元璋的老乡,出身于农民家庭。22岁参加元末农民大起义,为朱元璋部将。至正十五年(1355年),徐达率兵攻克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占领集庆(今南京)。辅佐朱元璋创建政权。之后,他又亲率诸将东征西讨,屡建大功。曾筑居庸关,明王朝建立后不久,徐达被封为右丞相。

这个一生从事军旅生涯的明代开国功臣,深知边防要塞的重要,又加之明朝初年蒙古兵不断的边境骚扰,一个流传千古的雄伟蓝图在他的脑海中产生了。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徐达“发燕山等卫屯兵一万五千一百人,依山傍海筑长城及修永平、界岭等三十二关”。嘉庆〈山海关志〉对此记载:“国朝洪武十四年,创建城池关隘,名山海关。”从此,山海关成了京东锁钥的军事重镇。这一带长城固若金汤,使得这里的老百姓免糟了战乱的苦难,也使得大明王朝了却了蒙古兵在这一带骚扰不断的心病。

几年之后,徐达因背上生恶疮,从北平回到了南京。回南京的第二年年初,这位呲诧风云、战功卓著的开国功臣便撒手西寰了,时年仅54岁。一代名将去了,带着对开国基业的无限眷恋,带着他对这片热土的无限深情,带着他对万里长城未圆的梦幻走了。我想,他走的时候并不轻松,因为在这里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许多梦幻要圆。这次到山海关来,我静静地矗立在位于“天下第一关”城墙上的徐达塑像前,默默地凝视,只见他那高大的塑像双拳紧握,犹移的目光仍旧注视着关内关外的一草一木,无言也无语。

当时光过去了将近两个世纪之后,隆庆元年(1567年)冬,这里来了出身将门之后的明代爱国将领戚继光,来了当年徐达的圆梦人。

                          

戚继光,山海关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为山东蓬莱人,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袭任父职,为登洲卫 检事,时年17岁。他率领的“戚家军”南征北战,屡建奇功。他在如今人们心目中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其前辈—-中山王徐达。记得在上中学的历史课本里,就用很长的篇幅描述过戚继光辉煌的一生。从那时起,我就把戚继光与郑成功、文天祥排列在一起,三位顶天立地的古代爱国名将,曾为中华民族的历史写下过辉煌的诗篇。

戚继光从山东海防前线奉调北上为蓟州总兵,镇守蓟州(今蓟县)、永平(今卢龙)和山海(今山海关)诸处。他继承其前辈的遗愿,在长城沿线(自昌平西至山海关南海)增筑敌台(也叫空心台)1017座;修复老龙头石城进海七丈,要隘地方修了复线,增筑烽墩,使这里1200里长的长城防线大为改观。当年徐达未竞的事业,戚继光为他办了。戚继光也曾在这里多次击退过蒙古兵的入侵,还活捉了蒙古董狐狸部之弟长秃,迫使董狐狸亲率部属叩关请降。从此,汉蒙互市,长城东线又出现了太平景象,京师的安全也得已了保证。

戚继光,成了中山王徐达的圆梦人。

但是,不知为什麽,在如今“天下第一关”城墙上山海关历届总兵的群塑中,徐达和戚继光的塑像相隔那麽远。问及管理人员,曰这些塑像排列的顺序是按时间先后而定的。我的心隐隐约约地有些不快,我们为何不能打破这些传统的窠臼,把二位合塑在一起,让他们生虽不能相遇,而死却时时相见呢?!我想,若是那样,他们肯定有许多诉不完的心事,说不完的话语。从古代讲到今天,从今天谈到明朝。若是那样,当你登上“天下第一关”城墙,移步于二位塑像之前,只要你用心去体悟,你肯定会听到他们的促膝长谈,那是对历史的回眸,对现实的警示,对未来的思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