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 >>关城往事

关城往事1天
  • 2016年5
  • 秦皇岛
  • 山海关

春雨纷纷,北方的冬天尚有一丝寒意。我站在山海关城头,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眺望着关城的北方。
       旅游季尚未到来,身边的游客不多,只是偶尔能听到脚步声,谈笑声或者是相机快门按下的声音。
       城外的近处,能看到整齐排列的楼房。远处的国道上,偶尔有车辆经过。再往远处,就是大片的荒野了。地上有些发黑,似乎还残留着秋天烧荒的痕迹。
       低头看瓮城似乎有路人走过,模模糊糊的身影里,我似乎看到了奔跃的健马,猎猎的大旗,和矫捷的骑士。
       数百年前的某个清晨,这里还是生死相搏的战场。排列整齐的甲士,闪闪发光的兵器,尘埃里嘶鸣的战马,云层中正欲喷薄而出的太阳,正准备打破大战前的寂静。
       随着一声怒吼,战士的方队开始行进,伴随着有节奏的盔甲碰撞声,枪尖的光辉上下起伏,如同海面上巡游的闪亮鱼群。
       对面是整齐排列的骑兵方阵,不同色彩的战旗随风飘扬,旗上的龙上下翻腾,仿佛将要飞去一般。不同于行进中的对手,骑兵队伍几乎没有声响,似乎连马打响鼻的声音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让人感到窒息。
       就在太阳跃出云层的一刹那,光华照满大地,刺眼的阳光下,前进的士兵睁不开双眼,整齐的队形稍微有些停滞。
对面一声喊,两队骑兵踏着尘土从方阵的后面左右飞出,如龙矫,如飞瀑,直冲步军两翼。
       步军似也早有准备,随着一声号令,从队列间向左右闪出两列特殊部队,手持火器,护住两翼。待骑兵接近,火器齐发,前队火器发射完毕,下蹲装药,后队续射,此起彼伏,几无任何间歇。
       骑兵也不示弱,随着一声喊,万箭齐发,如漫天的飞蝗,似地狱中洒落的黑雨。只听着金铁交鸣之声,战士的闷哼声,霎那间一片血与火的海洋。
       这是四百年前的一场战斗,步军隶属当时的大明王朝,骑兵是后金的精锐部队,而那支特殊部队,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机营了。在那些日子里,山海关前,这样的战斗如家常便饭,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山海关作为当时明朝政府的最重要北方边境屏障,以其坚城壁垒,战士的血肉,阻挡着北方彪悍骑兵的入侵,从未被攻破。
       然而,仅仅数十年以后,自觉无法破关而入的皇太极,带领着他的数万精骑,绕道喜峰口,破遵化,剑指北京城。
山海关紧闭的城门打开了。
       时任山海关副总兵的赵率教,率领着辽远的子弟兵,越城而过,堵截入边的满洲铁骑。不久以后,锦州的祖大寿,也率领关宁铁骑,冲关而过。
       随后,蓟辽督师袁崇焕带着他的数千铁骑,穿越瓮城,没有作片刻的停留,穿过天下第一关,穿过迎恩门,穿过大石河,直奔北京的方向而去。跟随在袁崇焕背后的,是整个明王朝的身影。
       他这一去,就没能够回来。同样走到尽头的,是跟随着他的大明王朝。
       我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垛口,望着一望无际的城堞,从海涛里起伏而来,向山峦深处绵延而去。仿佛又看到了箭石如雨,听到了呐喊如歌。
       恍惚间,似乎有一个身影自城门间倏然而过,激起的微风扰动杯中的咖啡,一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