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 >>出海

出海1天
  • 2015年7
  • 秦皇岛
  • 北戴河

由市区坐34路公交车,到赤土山下车,继而沿着鸽赤路一路向东就可以走到鸽子窝公园,但是这次到鸽子窝公园的大门前我们并没有停下来。母亲是执意不肯花钱进去的,姑姑却在旁怂恿母亲进去看看。姑姑是秦皇岛这里的人,因为女儿结婚,也就是我父亲母亲的侄女结婚,故而在月中时邀我的父母来秦皇岛这边,一是邀来参加婚礼,二是希望我的父母可以在繁冗的生活里面终归可以腾出一些时间来休息。

父母是三天前到的,婚礼昨天已经结束,而父母的归期定在五天后,因而我们便决定在这几天什么杂的事情也不做,只把精力放在四处观光。父亲年轻时是司机,几乎走遍了全国,老了以后便不很喜欢到外地来,如果不是这次我的堂姐结婚,恐怕即使是秦皇岛这么近的地方老爷子也是不大肯来的。因此他来了以后便决定除了非出门不可的时候就待在住处,况且父亲同样是由于年轻时做司机的缘故,现在的身体已不很好,所以我们也就坦然接受了父亲只肯待在宾馆的打算。母亲的精力却很好,于是我,我的姑姑和我的女朋友便陪同母亲在秦皇岛游玩。

老实讲,母亲是一个喜欢到外面旅行的人,但是这些年奔波于生活的缘故,也就向来没有说过要出去的想法。况且旅行是件很花钱的事情,母亲又一向是节俭惯了的,因而她便不愿把本应花在生活上的或是积攒下来的钱轻易用在”旅游“这样的”可有可无“的事上。然而无论母亲的愿与不愿,这次终归是到了秦皇岛,既然来了,就如何都应该四处看看。

在婚礼结束后的第一天,我们决定先去老虎石,从市区坐公交无论是去哪里都是很方便的,因此母亲就执意不肯开车。

在公交车上时,我们又决定不去老虎石而改去鸽子窝,因此到了赤土山我们就下了车改而步行。从公交站点一直向东走大概走了将近20分钟就到了鸽子窝公园,母亲听说门票是30,就不想再往里走。而同样节俭的姑姑却要进去。我之前是进去过鸽子窝的,老实说,我很希望母亲也能够进去看看。但是无论我与姑姑如何相劝,母亲都不肯进去,既然如此,我便要她们随我再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海边,去沙滩上走走。时值4月中旬的天气,已不冷,但是海边的风却很大,到沙滩上虽不能赤脚进浅滩,单是在沙子上走一走看看极远处的大海就已经很好。尤其是像今天这种时候,人稀且风大,当你在沙滩上驻足的时候,衣服的下摆被风掀起来,这时你便不得已感觉自己是站在历史中的一份子,一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飘渺情怀大体上就在心里面发生了。

我们沿着鸽赤路走到底上了海波路,这条路是南北走向的,恰好与沙滩平行。道路比起市区的街道来干净许多,我们沿着路边石栏一路向前走,母亲与姑姑在前面一边说些家常话,我与女朋友落在后面。大概又走了20分钟光景,到了石栏缺口,从这里我们可以直接去到海边,母亲有些后悔自己没有穿合适的鞋,不过还是走上了海滩。之前我来过的几次总可以在这里碰到拍摄婚纱照的新婚夫妇,这次也不例外。在阴天下面新人看上去是那么幸福,尤其新娘的白婚纱在这样的天气里格外显眼,令人不得不驻足观看片刻。

我们一行四人正在沙滩上走着,有一位将近40岁的中年妇女朝我们走来,她皮肤很黑,看上去也很壮实。是附近一位靠向游客出租游船的商贩,或许是最近委实没有太多人到这里来游玩的缘故,她看到了我们便主动过来打招呼,口音听上去有着很浓的本地味,这位妇女赶到我们旁边便直接问我们要不要坐船,我下意识地摆了摆手,凡是我到任何一处旅行,我通常不会考虑这种商贩私人的游乐项目,可以说我是心疼这样的花销,因为性价比实在是低了些。但是我刚刚摆过手便后悔了,我忘记了母亲是与我们同行的,即使我不愿坐船,也应该让母亲坐着船出海看看,即使是在近海。所幸的是,还没等我再说什么,我的姑姑马上就询问那个黑皮肤的妇女出海需要花多少钱,妇女马上说“旺季的时候都是一个人60的,现在我收你们一半,一人30就能上船,”我姑姑听完以后并没有做声,而是径自往前走,妇女又追了上来,“你说多少钱”?“20”,“哎呀,20太少了,都不够走这一趟的油钱,这样吧,一个人收你们25,我就当白干了”,我母亲说“就20吧,定了我们现在就上船”。大概只对视了1、2秒的工夫,妇女开口说“得了,20就20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人,我这可是连油钱也挣不回来了”,我们四个人谁也没有再接她的话,她扭过来向海边的两个正在打理汽油船的同伴招呼了几声,就带着我们往那边走去。

我们得通过栈道来到船上,一眼看去这艘船已经很久,而且甲板上还有些积水,栈道大概有一米五,我先来到船上,而后依次将三位女士扶下来。一行人坐定后,汽油船便由“船副”推着离开海岸,另一位留在船上的人看着距离已经差不多就发动了引擎。声音很大,但船速很慢。因为慢的缘故我也就不再担心,因为我们四个人中,除却我,我的母亲,姑姑还有我的女朋友都会晕车,所以我担心她们在船上不会好受,现在船速如此,省去了许多颠簸,她们大概是不会晕船了吧。

见船离岸越来越远,她们都没有觉得不适,我便放下心来,走到船尾,看人家怎么开船,我来了兴致,问那位开船师傅接过了操纵杆,控制这艘船是很容易的,只有一拧那根铁杆,船就可以行动,剩下了只是把握船速和方向了,大概5分钟后,我的手已经发麻,便把操纵交还给“船长”,重回到甲板上做好。果然4月份,天气仍是凉的,即使平时觉得已经是明显的暖,然而到了海上却不得不是另一样境况,我和母亲、姑姑穿的衣服尚算初春的装,勉强可以抵风,唯独苦了我的女朋友,她本觉得天气已经转暖,一件单衣也足够,然而没想到海上的风终究不饶人,放在平时我肯定要把外套脱下来给她,但是今次她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不用”。

我看见母亲和姑姑的兴致都很好,我心里就很高兴,赶忙给他们拍照片,没有带来相机,就只好用手机来拍,我还留下了一张她们三个人的合影。这三个女人都是朴素的女人,我母亲接过手机看,“真难看,真难看,别拍我了,给澜澜多拍几张”,我的姑姑接过手机看,马上就把手机还给我,“快删了,快删了,太难看”,我的女朋友接过手机看,“哎呀,给阿姨们拍吧,我不拍了”。然而如此推来推去,有谁却又一把夺过手机把自己的照片都删了呢,我心里委实开心。

船走到一半时,那位开船师傅忽然说:“几位,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用5分钟的时间听我讲一个故事。”听到他这么说,我们都很期待,不知道这位师傅会给我们讲一个怎样的奇闻轶事。

“想当年,毛主席来到北戴河……”

说至此,我便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师傅是想要说说那首诗词,我本以为他是见我们高兴,忽然想到了一个故事要说给我们听,只是略感失望的是他不过是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固定环节,凡是坐他船的人,大抵都听过这个“故事”吧。但是我不能打断他,只好由他说了几句铺垫而开始背起“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秋风萧瑟今又是,换了人间”。不过由他的带着口音的嗓子说出这首词,倒也委实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在海上漂了大概30分钟,又回到了岸上,这一次船泊到了浅滩,比起上船时,下船容易的多。我们又在海滩上四处走了走,觉得气温越来越低,我们也只好折返回去。回到来时的路上,便不再感到冷。

我的母亲与我的姑姑走在前面,聊些家常话,我不知道她们是在说刚才的出海,还是再说我们两个人,也或者与这些都无关。我和女朋友落在后面,我们倒是什么都没有说起,因为女朋友依然觉得冷,我把她拥在了怀里。


评论